Trivium Pursuit

Homeschools Should Increase, and Classrooms Should Decrease

在家教育要增长,学校课堂要减少

by Harvey Bluedorn. 作者:哈维·兰登

Translator: John Ginger from Trinity vineyard in Wuhan

译者:姜约翰 武汉三一葡萄园

 

    我们相信所有的基督徒家长都当遵守主的命令来控制和指导自己孩子的教育。(申6:4-9,弗6:4)但是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因为公立学校不管教,不敬虔,我们不考虑。私人老师又昂贵又难得。我们的选择就只有在私人学校与在家教育之间。在家教育使父母直接参与到教育过程。在私人学校里,虽然家长可以选择进哪所学校,然而选择之后,他就从驾驶员的位置下来了,成为学校的支持者和学校活动的参与者。
学校课堂的七个问题
课堂教学会产生一些关系链,它们很容易地就越过了并且对抗着正当的感情与权威的形成的关系链。
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会削弱亲子关系。
学校和学生的关系会削弱家庭与孩子的关系。
学生与学生的关系会削弱同胞弟兄姊妹的关系。
家长与学校的关系会削弱父亲与母亲的关系。
学校有很大的潜在力量来异化一些情感的纽带,并且产生一些不好的情感纽带。
同龄人社会化破坏了家庭关系,与同龄人在一起的时间,同样的爱好与情感纽带会将孩子与父母及兄弟姐妹分开。孩子的心,感情和注意力,即孩子的生命,会与他的同龄人捆绑在一起,父母就失去了孩子的心。
学校会创造出一个不敬虔的氛围,使人远离神。当同龄人被放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会比较,不是与绝对标准,而是彼此比较。这就会养成属肉体的争竞,
我们从奥古斯特的小说中可以找到这种情况的一个例证。这本书的写于19世纪,名叫《牺牲的祭坛》。本书的主角是依林,她被送到纽约的一所有名的寄宿学校。
"结果是依林性格上的缺点在新的环境下很快就大大发展。
   那里所有的不好的影响对她都很有作用。而她性格里好的东西面临全面的压制。周围环境好像是专门安排好了来摧毁她的纯洁与无私的一面。这个学校在教育方面优势很大,但是在教室之外,有多大的巴别塔在统治着。一百四十多个女孩把他们的休息时间花在妒嫉,嘲笑,恶毒与诽谤中。长相平凡的一帮人对天生丽质者不可解的仇恨。懒散迟钝者时时准备好要嘲弄优秀生的成功,家境贫寒者对富家子弟毫不掩饰的嫉恨。幸运儿对不不幸者的轻蔑,对自己财富,美丽,和智力的夸示,一天比一天更加骄傲和令人无法容忍
......"看到那些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各方面都成长的父母,急急忙忙地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毒蛇盘踞之所。这些学校的校长无疑常常是有良心的,殷勤负责的,但是人类的罪恶天性是顽固的,就是在最好的帮助下也难以制服。
对不同的孩子教相同的内容,对老师和孩子的时间都是浪费。与家庭学校相比,大班教学会花更多的时间学较少的内容而且在较低的水平上。家庭学校可以使我们以较少的时间和精力学到更多更深。
学校的班级划分鼓励了学生把以年龄划分社会看作正常的。它产生了一种为某一年龄段的人为的和不切实际的整齐划一的标准,同时分割了家庭,制造代沟。它产生一种想要被同龄人包围的渴望,并且不喜欢成年人在场,也同时产生了一种因同龄人抱团的文化虚无。它常常是一种愚蠢的模式。威廉*科白讥笑说:他只与平辈抱成团,他儿子们的平辈也会一起玩,他美好的前景已经在瞻。
年龄分离是进化论和社会主义的哲学产物。它产生了一种人为的年轻人的文化,它以破坏文化传统为乐。(许多这样的问题在别的男女混合、年龄分离的环境下也产生,如主日学和青年团契。)
男女混一起也是不对的。从不同的家庭里来的孩子只能在父母的全权控制的环境下才能在一起。我们的女孩不可发展自己与男孩子的独立的关系,男孩子也不可发展独立的与女孩子的关系,而不经我们的同意,劝告和监督。
这也适用于男与男,女与女的交往。虽然有点不同。同龄人一起教育破坏了父母的权柄,培养了文化偶像化和和感情用事的不洁的约会方式,这些都充斥着我们的社会,使我们的文化解体。
离家去学校,放学后的活动项目,从学校带回的家庭作业---所有这一切都将孩子的委身从家庭转移到学校。按照一个外来的机构来安排自己的家庭生活,真的是一个巨大的压迫。学校成了生活的中心,代替了家庭与教会。孩子们通过教育机构培养出一种人为的忠诚,超过了对血肉之亲和上帝儿女之间的忠诚。我们对于家和家庭的概念被社会化的教育极大地改变了,以至于我们都忘记了家庭的本来面目。
学校的班级教育模式浪费资源。每一个学生每年要花数千美元。每一个学生也浪费了许多的时间。实际学习的时间,尤其是在少年阶段,只是整个时间的一小部分。家庭学校的时间运用就更加有效。这也为其他有价值的活动留下了时间。在家学习的家庭有更多的自由时间和机动性,使其可以进行特别的家庭活动比如学术研究,特别的个人辅导,牧养他人,远行,甚至是应付紧急事故。
我们还可以把健康,安全,划一性,关系网,学习的冲突,行为,管教等等加在这一个单子上。
学校教育常常会产生人为的以年龄为划分的亚文化,性别的混合,个人效忠的转移,时间安排的重新调整,文化与学术价值的改变,社会同龄人的压力,和不敬虔的对抗。这样的事情篡夺了父母的权柄,其长期效应是把孩子从父母手里夺去,交给他自己,他的同龄人,和他的老师,他的学校。这必然导致文化转变。社会学家已经把学校看作文化转变的模范,---弱化家庭纽带,分离孩子与父母,把孩子转化成国家所要的人力资源。基督徒应当停止效法模仿这种社会学家的文化。我们应当开始以圣经的教育模式来转化文化。当今文化的本质病状应当使我们远离学校教室。
在家教育对学校有如此巨大的潜在优势,以至于普通教育体系能够给人的实在太有微不足道了。
在上帝的护理之下,私人的学校教育作为一个发射垫,提供了许多资源,使其后的家庭学校得以离地,升空,进入太空轨道。但是既然在家教育已经长大,我们相信学校是应当减少了。
一个在只有学校教育中成长起来的人也许会以为世上没有比学校更好的东西了。当在家教育的人被耗尽的时候,往往是他们想把新酒装入旧皮袋里,把在家教育这新酒装进学校教育的旧皮袋子
里。他们想把学校搬回家。在家教育与学校教育是非常不同的两个世界。现在是把新酒装进新皮袋里时候了。
家庭应当成为孩子教育的中心,那些敬重神的命令的人会得到祝福。敬虔教育的未来不是把学习集中学校,而是分散到家庭。
我们不期望因为我们以上所说的,学校就因此消失。我们建议把学校改造成基督徒父母的资源中心。学校的员工和资源都应当大大减少,并且转化成一个思想库,为在家教育的父母提供资料,为父母提供特别非全日的辅导课程,并且在需要的地方提供特别帮助。那将是一个非法有效,按圣经的教育框架对才能和资源的运用。
也许你会以为我们把话说得太过头了,你自己可以作审判员。我们希望看到家长会优先选择在家教育,但是我们非常理解,要达到这个理想所要遇到的困难,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已经把正常的家庭生活排除在它的日程表以外了。判断别的基督徒的选择不是我们的任务。他们理解他们的环境,我上帝对他们的带领,我们不都在同样的时间有同样的看见。也许有很多的中间道路,从理想的角度看是不恰当的,但是从实践的角度看,却是到达理想之地的必经之路。
我相信上帝今天的祝福会降临到家庭教育运动,因为它最贴近上帝对家庭的命令,这也是他所选择的重建整个社会和文化,使之回归敬虔的道路。